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Facebook Twitter

  • 琢玉如做人 — 北派玉雕大师杨根连先生访谈
  • 2017年2月15日星期三,下午,玉石专委会网站主编姜坤鹏博士与责任编辑方燕女士,前往相伯居工作室专访杨根连大师。

    相伯居工作室

    琢玉如做人 — 北派玉雕大师杨根连先生访谈

    姜坤鹏:明末清初,鼻烟传入中国,鼻烟盒渐渐东方化,产生了鼻烟壶。鼻烟壶小可手握,便于携带。现在人们嗜用鼻烟的习惯几近绝迹,但鼻烟壶却作为一种精美艺术品流传下来,而且长盛不衰,被誉为“集各国多种工艺之大成的袖珍艺术品”。请杨老师先谈一谈鼻烟壶的文化内涵,以及您和鼻烟壶的缘份。

    杨根连:鼻烟壶物件虽小,却五脏俱全,内有乾坤,堪称掌中之宝。从北京玉器厂出来之后,第一件为我赢得了社会认可并赚取第一桶金的作品是玛瑙鼻烟壶。有一件玛瑙鼻烟壶在瀚海拍了28.6万元,然后在英国拍了110万。这件活儿(原作)在北京故宫里有一件,据说在台北故宫也有一件,上面写的是乾隆的一句诗:“古今中外同匜鼎,制成玩品献朝堂。”一个小小的鼻烟壶,能够跟铜鼎去媲美,这是乾隆皇帝对鼻烟壶的认知。鼻烟壶从清代以来,一直能够流传到现在,这正是它的魅力所在。

    金镶玉八卦鼻烟壶

     姜:对于这些老北京把玩的物件,应该如何去赏析呢?这些老物件又是如何融入生活的呢?您就拿这套竹韵高升茶具给我们介绍一下。

    杨:品玉、品茶、品人,三口一品,一个“品”字,亦是意义无穷,如果够不上这三品,光会读、写是不行的,得理解字义。一把壶,善天下美,论人世情,品味茶韵,竹韵高升;人活一世,世间一笑,情义无价,美味无穷,壶里融入了我对人生和社会的认知。

    一把壶看似简单,但是这里面奥妙无穷。就像倒茶,这是礼儿,什么事儿都应该有一个礼儿,有一个规矩。没有规矩,不成方圆。那么,在玉器里面什么是规矩呢?那就是平素器皿!平素器皿是真正的规矩。它是从十字线开始,十字线就是做平素的生命线、中轴线。如果没有中轴线,没有十字线,也就没有标准了,所以说做平素的人,性格上做事规矩、老实。平素活儿——器皿,代表了中华民族的庄重而古朴,能登大雅之堂。

    竹韵高升   金镶玉茶具

    姜:杨老师,那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做金镶玉?也请您给我们谈谈金镶玉的技艺和金玉文化?

    杨:金镶玉其实是玉的表面上镶金,其它还有贴金片儿、贴金箔、泥金,其实现在好多说法都不大统一。包镶是包镶,不能把镶戒指作为一种金镶玉的说法。玉玺掉了一个角,那叫包补法,是金和玉两者之间的包补法。因为亏去的这一块儿,他用金子给弥补上了。

    对于老物件儿而言,哪一件东西都承载了故事、蕴含文化、并注入思想。金镶玉不仅仅是一种工艺,它更是一种文化。我们把玉当中最美好的东西,把人最美好的东西,寄予于玉!

    薄胎儿金镶玉杯

    姜:杨老师,金和玉都是一种珍贵材料。玉也是非常神圣的。把这个金和玉搭在一起做作品做器物,它肯定有一种它内在的原因在里头。那么从材料上来讲,或者从文化上来讲,原因何在?

    杨:其实今天你谈到这个问题,把金镶玉的文化,讲一讲。一个是金文化,一个是玉文化,两者之间,金玉良缘,金玉交辉。把金子嵌入玉石内,浑然一体,一丝不苟,严丝合缝,千锤百炼,阴中有阳,阳中有阴,阴阳互换。

    金和玉的结合是世界上无法比拟的!结合在一起美好、富贵、稳重。金和玉的结合象征着美好,象征着永恒,象征着美好的姻缘,象征着富贵,象征着天地人和。金和玉的结合,叫1+1不等于2,是合二为一。

    今天我们不应该再去讲的是它的富贵,应该讲的是它的文化,所以,中国人应该静下来,应该重新洗礼的是我们的灵魂。

    杨根连老师讲述作品创作构思

    姜:刚才您从文化的角度谈了金镶玉。有一个非常具体的问题,那么在做这个金镶玉的时候,对玉材这一块有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

    杨:当然有要求。不是所有的玉都可以做金镶玉。正所谓因材施艺,金有金性儿,玉有玉性儿。它的性儿就是你根本无法改变的,那就要顺性而为。质地上一定要细腻,越细越好,就是拉出来以后它本身它就反光泽。如果用翡翠做就不行,因为翡翠的韧性不够。

    姜:杨老师,您刚才提到翡翠不适合做金镶玉,就辉闪石玉、玛瑙、水晶而言,到底什么样的料或者哪个产地的料更适合做金镶玉?

    杨:如果从技艺的角度,只要技艺到了,没有不行。最根本的是人而不是料,因材施艺就是人去主动掌握这块料的情况下去做。

    做活儿的关键是什么?技艺。创造者的贡献何在?那就是创造者是一个引领者,引领是一种灵魂上的认知,而不仅仅是技术。

    金镶玉三面观音

    姜:杨老师,刚才您谈到仿古,也谈到玉雕创新的问题。那么,您在金镶玉上做了哪些创新,请您谈一谈,或者谈谈您自己比较得意的一件作品?具体一点,给我们举个例子。

    杨:那就说我从玉器厂做的一对儿活。一对儿薄胎儿瓶儿,在天平上的分量434.9克。这一对儿活儿打破了玉器史的记录,之前没有人敢在天平上衡量一对活儿。那件活儿在玉器行业里边获得了奖,八几年海外版,第一版登的就是我。

    手艺,以手为主,表达心意,心动才有了一切思想。我一直在琢磨,玉就是两个字——琢磨。琢磨琢磨,切磋切磋,我们的文化和语言都是伴随着劳动而创作的。

    玉实际上是文化,是思想。为什么我的东西能卖到拍卖行?包括在英国能够拍卖。那就是因为我的作品渗透了中国传统文化,因为我的工艺,传承宫廷艺术,继承了老艺人做活的精神。这首先得益于我住在北京,我住在花市,我守着这些老艺人,这是我得天独厚的条件,天时地利人和。我今天的努力,向我的父亲,向我们的祖先交一个答卷。活着就要努力,人只不过是暂时的保管者,来也空空去也空空。什么我都看的很淡,但是我依然把工作看做我的生命,要做好活。

    姜:杨老师,我认为金镶玉可能比其它的技艺复杂程度要高。在工艺美术比较讲究精工巧做,那么它的精工的标准是什么?做完这个活儿之后,好的标准是什么?

    杨:第一个标准就是平素里边儿就是规矩,两肩要一样、两环子要一样。
    有眼不识金镶玉,有钱难买金镶玉。我做展览的时候,很多人不知道金镶玉。我问某大师,这活儿怎么样?他说,镶这么多金子干嘛?然后扭头就走了。我受过很多次打击,但我不服。我觉着我要坚持,不能因为今天别人的一句不理解,就停手而不干,人是应该有信念。以前的时候,乾隆爷说,只能把金镶玉留在宫中,不许外传。
    金狮戏珠 鼻烟壶
    姜:在这个行业里,遇到很多行业发展问题,应该怎样去面对和解决。
    杨:那天有个经济学家跟我聊社会现象,确实说的是真理,我们面临着很多交错的社会问题。那我说我今天很好了,我感激,我感恩。我感恩一路上我所遇到的每一个人。我感谢曾经帮过我的人。我更感谢站在对立面的人,因为他们不停的在敲打我,我努力,不懈怠。
    我就是要向父母向社会交一张答卷。人生应该是为努力而来,不为虚度。我自问良心,我努力了。我看我师傅去,是内心一种牵挂。金银有价玉无价,金银有价艺无价,金银有价情无价,至高无上的是情。而不是任何的交易。
    我们在挑战,挑战的依然是极限。我说不怕后来者,超过我的人,我才高兴。我希望有人能接替我,我愿意传承,我愿意培养徒弟。人活的是一种精神,一种信念。人在社会上你帮了多少人?那是自己的行为。人活着应该是有德性的。什么是德,玉就是德,仁、义、礼、智、信。玉上也有绺裂、瑕疵,美玉无瑕而瑜不掩瑕,正因为它的瑕疵而真实。世上没有完美的人,谁都有缺陷,我们在完善我们自己。
    采访进行中
    姜:您认为什么样的手工艺人才能被称为大师?
    杨:我最初进厂的时候有一位叫高祥的老艺人,我和他接触了一段。后来老艺人过世,中国工艺美术协会办了一个追思会,当时让我发言:“高翔这位老艺人,他那份慈祥,他对人对事的那种干净,我们今天的人没有了,这才是真正的大师”。
    我经常跟人说我不是大师,真正的大师是那种若干年以后能让后人评价、崇敬、折服。曾经也有人问过我说:大师,我们现在好多活儿都让电脑给仿了。我说:正因为你的东西能被电脑仿。正所谓“外三里七”,其实我们现在应该补充的是“里”,这个“里”就是“人”,手工艺这块儿不能丢了“人”,如果不能以人为本,那作品就不存在人文的价值,就是一个复制品。我们现在真正应该坚守的依然是手艺,到今天,我说我这儿做的活儿,没有一件不是我们自己做的!没有一件不是手工的!为什么?因为我们想,做世上没有的东西,我们不能重复。
    我曾经也做过仿古,无论是清代的、民国的、包括原来战国的,我都仿制过。但是有一天我问自己:我是什么?我要什么?那我一想,我不能做一个一直仿古人的人。虽然仿古、复古也是一种追思、一种学习,但是我们须知在追思和学习过程当中,应该抛弃过去,引领今天的时尚,引领我们现代人的思想。一种文化,一种精神在不同的时期,不同的社会背景情况下,应该有新的东西,给予社会、给予人类。
    其实现在有很多徒有虚名的“大师”,他们缺少工匠精神。那什么叫工匠精神?工匠精神绝非是一种复制,而是做人,做更高、更好的人。确确实实这个行业里边儿有很多人疯掉了,不是真的疯,而是膨胀的不知自己是谁了,我认为这种膨胀是因为他没有信念!欺骗的东西只有一时,蒙混不了以后、未来。所以说,真人、老实人、好人、诚实的人!这样的人才是大师。
    姜:杨老师,最后请您给我们谈一谈对这个行业发展的期望。
    杨:先有了人的认知,才有了玉器。玩玉绝非仅仅是玩,它也是警示世人。人应该很好的修行,人应该有思想,人应该尽我所能。
    合影留念
    作品展览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