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Facebook Twitter
  • 汪德海
  • 江苏省工艺美术大师
    江苏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
  • 个人动态
  • 联系方式
  • 电话: 13905277288
  • 传真:
  • 邮箱: 289874556@qq.com
  • 网址: http://www.jinyingyuqi.com
  • Q Q: 289874556
  • 微信: wxid_n7f8in7u2lad12
  • 大师简介

    汪德海1961年出生在风景秀丽、历史文化底蕴深厚的中国玉雕重镇——扬州, 1978年从五中毕业后,有幸进入当时大师云集的扬州玉器厂学习玉器雕刻,拜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当代扬州山子雕的领军人物顾永骏先生为师,学习玉器雕刻技法。从业之初,他就展现出不同凡响的琢玉天赋。作为玉雕师,他是有名的“快枪手”,尤其擅长人物件的创作,1985年由顾大师设计,他制作的玉雕作品《对弈图》获轻工部“百花奖”优秀创作设计一等奖,一举成名,并被轻工部授予“新长征突击手”的荣誉称号。然而,在制作玉器作品时,他越来越感觉就象把自己的生命融入了玉器之中,开始不满足于单纯的琢磨,而是渴望能够用双手来塑造自己内心中所想象到的玉雕作品。他不但要求自己要能制作,还要会设计。于是他开始认真学习国画、油画、水彩、雕塑等美术知识,后来还专门请大学老师来辅导,攻读古典诗词。休息的时候,还常到花鸟市场、盆景园、动物园去观察写生各种树木、花鸟和昆虫,练废的画稿积累了三麻袋,为了自如地表现人物,他还学习了人体解剖的相关知识,六年的辛劳换来了玉雕事业上不断进步。在从业近四十年的奋斗历程中,作为扬州金鹰玉器珠宝有限公司的总工艺师,汪德海为金鹰玉器乃至为扬州玉雕赢得了国家、省部级各类大奖数百项,最终形成自己独特的山子雕风格。“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他继承和发扬了“扬州山子雕”的传统技艺,并在此基础上大胆利用深浅浮雕为主要创作技法,形成了儒雅大气、意境清秀的玉雕特色。其作品中人物造型优美、制作精巧、秀丽文雅萧洒,在题材内容上比较广泛,打破了单纯的古代仕女形象和单调的构图,创造了主题与景物相结合的多层次的画面。烘托了人物的内在情感,使人物更加栩栩如生。其山子雕巧妙利用玉石自然优美的形态,因色设物、随形施艺,把人物山水、花鸟鱼虫、珍禽异兽、亭台楼阁统一在一个画面上,层次无穷,意境深远。他的这种创新手法,不但能够将原来山子雕的各种优点完美继承,甚至在美观度上犹有过之,而更有意义的是,它能够在当前和田玉石原料日益稀少并越发珍贵的情况下,最大限度的节省玉料,创造出更高的经济价值和艺术价值。

    一件件精美绝伦,巧夺天工的玉器作品就在他天才般的构思和魔法似的手艺中被创作出来,并被各界人士所赞赏和争相收藏。1986年制作的翡翠《释迦牟尼》佛祖被香港大业玉器公司收藏;1989年白玉作品《竹林七贤》被香港品珍堂收藏;1991年玉雕《深山隐趣图》等多件作品被香港玉雕协会会长陈民敏先生收藏;1993年作品《会昌九老图》被台湾高雄中国玉器珠宝展览中心收藏,并印刷出版,同年作品《朝圣图》被香港品珍堂再次收藏;1996年作品大型白玉山子《观音山》被澳门葡京玉器展览中心珍藏。而进入新世纪后,尤其是在和一生的挚友和亲密合作伙伴,中国当代知名玉雕企业家刘月朗先生,在2005年成立扬州金鹰玉器珠宝有限公司后,他的玉雕事业和玉雕创作都迈入了一个更高的境界。2006年他创作的作品《霄汉迴翔》,是他第一个真正意义上革新传统山子雕创作手法的作品,其原料重21公斤左右,完成后,作品还有20公斤多的重量,真正消耗的不到一公斤,但其整体效果,却比之传统玉山子的优点,有过之而无不及,在当年的中国玉石雕刻“天工奖”评比中,一经面世即被业界视为神品,叹为观止,而这件作品也以金奖之实,刊登在了当年的“天工”典藏册上,成为当代玉山子中的一件里程碑式的存在,被载入了玉雕历史。此后《女娲补天》、《仙娥玩月》、《荷塘月色》、《羽鹤仙踪》、《蓬莱仙境》、《嫦娥奔月》、珊瑚《麻姑献寿》等一系列荣获中国玉雕最高奖项“天工奖”、“百花奖”金奖的作品,塑造了玉山子的一个又一个奇绝境界。

    汪德海擅长各种款型玉器的创作,“我手写我心”,桀骜如他,始终坚守着内心深处那抹童真和执念,时刻想表达他意想中的玉雕世界。他的作品往往体现其崇尚自然,天人合一的人生哲学。其山子雕作品中的种种令人叹为观止的场景无一不是他对生命力的敬仰和赞颂,在沉静之中蕴含触动观者心灵的力量。他尊重传统,作品题材多来自于中国古典神话、佛教与道教典故,但在表现形式上却又天马行空,不愿受传统形式的束缚。其“奇绝秀险”的大胆尝试彰显着他孤傲不羁,不媚流俗的性格,也体现了他一直以来对生命起源的探索和思考,以及内心深处最朴素的中国式的传统宗教信仰。他的作品中凝聚了对中国古典文化的深刻理解与哲学诠释。只有懂得的人,才会每每被他的“弄险”所惊艳,却又像上瘾一般,期待他更加出人意料的刺激。